•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美文荐读

也说“二代”

时间:2012-3-17 8:27:48   作者:张镭   来源:致远中学杨树校刊编委会   阅读:1149   评论:7
内容摘要:张镭 二代 教育 未来

也说二代

                        作者:张镭

社会发展到今天,突然冒出那么多的二代来,真是令人眼花缭乱。

其实,起初也只有富二代一说。后来,官二代明星二代黑二代穷二代农民工二代全来了。

很显然,除了穷二代农民工二代,其他的二代,名声均不好。这与富二代官二代明星二代黑二代近年的不佳表现有关。

富二代炫富,官二代炫他老子的官职,明星二代则显摆他老爹老娘的名气,黑二代炫什么呢?炫他老子在黑道上混、是黑道上人物?还是显摆他老子想打谁就能够打谁?

20111231日,《法制日报》报道了这样一条新闻——

近日,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一学生带着自己的父亲和父亲的两名朋友,闯进该校租用的学生宿舍内殴打自己的同学。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多名学生证实,这名学生一边打人一边在走廊里喊:我爸是黑社会的,今天要把你们都打一遍。

不经意间,又一句流行语在网络上蔓延开来,我爸是黑社会的

炫富、炫官职、炫名气,似尚可理解。一个社会,当一些人不仅不以黑恶势力为耻,反将其视为一种荣耀并大肆叫嚣、显摆的时候,我以为,这个社会就有了问题,而且比较地大,比较地严重,也比较地可怕。

黑二代一说流传开来之后,我才相信,我们的社会原来还有着黑恶势力的存在。

富二代肯定是富有的,官二代则未必都有官,明星二代也未必都有名气。但官二代如果想做官,机会肯定是有的,甚至容易的;明星二代想要名气的话,也很简单、容易。只有黑二代让我揪心:难道黑二代也要继续做吗?不敢说所有的黑二代都愿意学他的老子,但总有部分黑二代会继承其老子衣钵的。

中国有多少黑二代?有关部门应该有统计的,至少,应该掌握的。我不在有关部门里工作,所以,我不知道。因为不知道,也就很乐观。并认为,中国即使有几个黑恶人物,也未必就能成为势力。直到青岛出了一个聂磊,重庆出了一个文强,我们才知道,黑恶势力原来竟很严重啊!连官场都被他们控制了。

有些事,直到已经发生了,成了白纸黑字的事了,我还认为:这怎么可能呢?

是的,一党专政的国家怎么能容许这种势力存在着、发展着,且如此之严重呢?尽管极个别罪大恶极的黑恶势力者被绳之以法了,人们依然不能放心、放下的是,还有多少黑恶势力继续为非作歹,无法无天,祸国殃民呢?

既然黑二代们敢于公然叫嚣自己是黑恶势力的孩子,表明他们对自己的这种出身非常自豪!一如富二代官二代明星二代那般。

这样一来,问题也便来了——“黑二代的公然出现,甚至嚣张,说明他们并不担心政府和有关部门会对他们的老子怎么样。而政府和有关部门在黑二代表明自己身份后,并没有采取相应的行动,又说明了什么呢?——我不能怀疑政府和有关部门与这些黑恶势力沆瀣一气,但至少,面对有关部门的无动于衷,或反应迟钝,我还是认为这不好理解,也极易造成公众的误解。

黑二代敢于炫黑,的确表明:这个社会是有那么一些不正常。

也正是黑二代在我们这个社会公然亮相之后,恐惧感才在我的心间漫漶开来。

事实上,每一个城市,包括偏远乡村,都有黑恶势力的存在,有关部门也一直在打。至于为何就是打不掉、打不死,我就不知道了。

相对于富二代官二代明星二代黑二代,人们对于穷二代似乎没有过多的说辞。对于前者,人们津津乐道。为何一提穷二代,许多人的嘴巴就闭起来了呢?

一言以蔽之:即使这些对诸多二代颇有微词的人,似乎也有些嫌贫爱富

穷二代,尽管不是传染病,可也被许多人害怕着,而往上追至多一到两代,他们也都是穷人。

中国真正的富人没有几个。因此,大多数人虽然不贫穷,却也未必富有。就中国的人口而言,就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而言,中国现在依然算是穷国。一些人有了几个钱便冒充富人的想法,是典型的穷人乍富心理作祟。

事实上,穷二代这个称呼本身就很讽刺,似乎为贫穷打上了一个烙印,代代相传。是的,他们的确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有关系的父母,甚至没有读书改变命运的机会,但这些并不意味他们的未来就一塌糊涂,一无所有。

一个志愿者说,在一所偏远的山区小学,我看到一个男孩子在揉得脏兮兮的纸上用半头铅笔画太阳的时候,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儿。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用不大标准的普通话和我说,姐姐,我想学跳舞。他们的家庭固然贫穷,但他们心中的梦想却不差于富有的孩子,甚至,他们心中所埋藏的梦想可能比富有家庭的孩子还要神奇,也还要美好。

在北京的地下室,蚁族青年大多住在不到10平方米的黑暗空间里,但他们依然会穿着整洁、打扮时髦地出门。他们在困顿中不仅没有消沉、颓丧,而是充满期待地高唱起《蚁族之歌》: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我们有坚强;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我们还有幻想……”

其实,不要说往上推一代、二代,即使往前推20年,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穷人。依照今天的生活标准,我本人就是一个典型的穷二代,接近于一无所有。当人们不屑于穷二代的时候,我却对穷二代怀有极大的期许。即使从最简单的穷人的孩子懂得奋斗这个层面来看,我都有理由相信,中国的未来绝不会掌握在富二代官二代明星二代黑二代们之手。

穷人的孩子不仅懂得奋斗,更对弱者怀有同情之心。不要小看了这颗心,有无这颗心,可能恰是一个社会有无未来、有无希望的标志。而富二代官二代明星二代黑二代们,则未必具有这样的一颗心。

我并不鼓励人们安于贫穷,这与国家的发展方针是相违背的。国家一直鼓励人们致富,我也支持人们致富。问题是,致富固然是人人渴望的,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的、实现的。国家允许一部分人率先富起来,然后鼓励率先富起来的这一部分人带动尚未富起来的另一部分人,走共同致富之路。这个想法非常好,简直是可爱得很!只可惜,执行起来时才知道是多么地不切实际,几近于幻想。政治家固然有伟大的一面,但就其对人性的认知与把握方面,却比不了文学家。因此,我在支持人们致富的时候,始终不忘记提醒大家,要致富只有靠个人奋斗,没有人会帮助你,除非你亲爹。尤其那些比你先富的人,更指望不了他,他也从未想过要帮你一把。

人与人,如此;国与国,亦如此。

穷人在致富的道路上会遭遇很多辛酸,但是没有办法,通往财富的道路从来都是充满荆棘的,又是高度危险的。

我支持人们致富,但不支持人们都做富人。一是这本身就不可能,其次,都做富人也没什么好。就简单的人生而言,不至于挨饿、受冻就足够了,过多的财富我们也享受不了。而遗留子孙,让他们做不劳作、不奋斗的二代,则是害他。如果想让你的二代成为白痴,那就多多地给他预备些银钱;如果想让你的二代懂得人生的乐趣和人生的价值与意义,那就让他独自上路,栉风沐雨,品尝人生的万千滋味。

就国家层面而言,也应更多地关注穷人,解决穷人的贫穷问题。因为,当一个国家的穷人很多的时候,对国家来说是不幸的。历史上,造反的事都是穷人干的。人一旦穷到一无所有时,他的胆量就大了,就不怕死了。而历史上那些造反者,无不是因为他们穷到了连死也不怕的程度。

有人认为,诸多的二代所带来的现实问题和社会现象,已经成为和谐社会建设中无法回避的挑战。

但我认为,真正的挑战来自于穷二代,来自于我们对穷二代的冷漠和不屑,这其中也包括我们对农民工和农民工二代的姿态。吊诡的是,许多人谈及诸多二代时,无不义愤填膺,可他们却又暗暗欣羡,甚至不乏崇拜某些二代的生活。更有许多人拼死拼活地为自己的二代创造条件,让自己的二代也能成为富二代官二代明星二代,甚至黑二代那样的二代

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二代现象,有专家分析说,是人们害怕优质资源被少数人垄断并在社会代际之间遗传,而另外一些专家则认为,这是由于人们担心社会竞争的公平性下降,大部分人会失去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

专家的观点自有他的道理,我们也的确承认,人们的这种担心是存在的,也是必要的。但诸多二代的问题,之所以能引爆成为社会的热点、焦点,显然还不只是那两个担心就能说明问题的。我同样也不能认同一些专家的所谓需要调整社会结构,使其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的论调。这种不痛不痒的论调,压根无助于二代问题的解决或消除。难道调整社会结构,使其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二代的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了吗?怎么个调整法?又由谁来调整?

近年以来,我对于那些所谓的专家、大师之言论,愈来愈觉得像鬼话。

我承认,中国正处于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的过程中。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出现的任何问题都纯属正常,甚至不值得大惊小怪。只要采取措施,予以解决便是了。但是,仅就诸多二代的问题来看,我们试图解决过吗?要知道,仅靠舆论炮轰,是解决不了的。何况,炮轰远非解决问题之道。

也就是说,事情闹得这么大,舆论这么沸腾,我们连正视它似乎都未做到,自然也就谈不上解决了。难道:我们无能为力,毫无办法?难道:我们采用的是随他去的不是办法的办法?此等态度,令老百姓摸不着头脑,当然,如此一来,诸多二代们也就更加地不可一世了。

我坚持认为,诸多的二代们在我们的社会里那么张狂、放肆,缺乏教养,他们的家庭需负教育、管束之责,而社会同样也需负教育、管束之责。放任他们,祸害的不只他们自己,也一并祸害着民族,祸害着国家的尊严与形象。

再一次地,我要将问题引回到中国的教育上来。因为,无论如何,所有问题的发生都源于三个层面的教育。家庭教育的失败,责任在其父母;学校教育的失败,责任在其教师;社会教育的失败,其责任就只能是政府了。

二代问题,说白了,就是我们的下一代问题。中国的未来在哪里?掌握在谁的手上?很显然,是二代们。如果即将承负重任的二代们都是这么一副德行,把国家交给他们,不要说我们不放心,恐怕就是他们的父母,乃至于他们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吧。因此,我们千万不要小看了、轻视了二代这个问题。二代出了问题,三代还要出问题。一代一代都出问题,那国家之未来,民族之未来,就不能不让人捏着一把汗了。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我宁愿相信我是杞人忧天,也不愿我担心的事情果真发生,成为残酷的现实。

如果我们都能对这个民族负责,那么,我们就应该对自己的二代负责。怎么个负责,我相信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你们的智慧肯定要比我高许多,根本勿须我再苦口婆心了。

                                     二〇一二年三月十三日,雨谷斋  

 张镭,男,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镇江句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史记研究会会员,江苏省项羽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项羽文化》执行主编。

著有散文随笔集《活着,总是美丽的》、《回家——我的一九九七》、《红尘外》、《张镭家书》、《红尘随想》、《向着人生边上走去》《月光下的小屋》;长篇小说《火城》、《姐妹》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温情的谎言
相关评论
江苏泗阳致远中学 赛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网上泗阳 泗阳县教育局 泗阳共青团 杨树人家 江苏教师教育 泗阳教育督导网

江苏泗阳致远中学信息中心、杨树校刊编委会:h8629@126.com   QQ:631999559
总编:王小川 副总编:葛彩峰 主编:李君山、韩友江、杨春雷、周立山、杜荣霞

苏ICP备1022461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