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教师文苑

一个时代的吟者

时间:2012/3/12 19:57:32   作者:杜荣侠   来源:致远中学杨树校刊编委会   阅读:785   评论:0
内容摘要:读书札记

 

  好友阿容先生年底将出一本新书,由衷地为之高兴,这将是他的第七本散文集,连同已出版的两部长篇《火城》《姐妹》,阿容的作品已达九部,他给自己预设的写作目标是一生写出十本以上有价值的书,这对于现在很在写作状态的阿容来说,这个目标必将被其远远超越。 

   因是老友,阿容先生把一件又苦又乐的差事交给我,用他的话说就是“给文字把把关”,“把关”一说于我而言是万万不敢当的,羞煞我也。友命不可违尽力而为之,这部书稿收录了阿容2011年写的《本质上,我们都是无所谓主义者》等共计51篇散文随笔。我静下心来,认真而专注地阅读这部约20万字的雄浑悲壮的文稿,心里很想为之找出几个错字别字或标点或语法上有毛病的地方,可最终也没几处文字要“把关”的,倒是阿容独具个性特色的文字魅力和字里行间迸溅出深邃睿智的思辨火花,让我越读越沉醉其中,最终,“关”没“把”成,几个字眼总不停地在脑海中跳跃翻腾:一个时代的吟者,想到以前曾写过的读书札记系列之一《一个思想的舞者-----阿容篇》,与《一个时代的吟者》恰构成了姊妹篇似的,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就以此为题再写篇读后感了,感悟肤浅,阿容兄见谅。

   阿容先生的文字,虽然每篇的篇幅都很长,皆有三四千字,阅读起来却不觉得冗长枯燥,反而让人像着了魔似的越读越觉得韵味绵长,相信读过他博文的博友会有同感。他的文字,像一条忧伤的河流,让你读出疼痛,读出孤独;像一支激越的交响乐,让你读出犀利,读出辛辣,像一名禅悟生死淡出红尘的圣徒,读出祥和,读出超脱,更让你在不知不觉中随着他的思绪去思去悟。

  阿容先生是名公务员,也是名作家。有知识分子的良知与悲悯心,关注底层老百姓的生存状态,激愤社会现象中折射出的种种的恶性顽疾,可凭一己之力,想要改变什么比登天还难,改变不了那就用手中的笔呐喊几声总可以了吧。呐喊的声音能被接受和采纳多少呢,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就形成了一种矛盾,而这种矛盾注定他的人生将要比别人痛苦许多。

  人生因思考而改变,生命因思考而有别样的感悟。思考与感悟一直贯穿于阿容先生的生命长河中,进而流淌于笔端化成行行文字。如果说阿容之前的散文集《红尘随想》是他就一件事、一句话、一种现象、一个人......而写下的哲思妙想的结晶,是思想碎片的凝聚的话,那么他2010年的散文集《向着人生边上走去》和即将出版的新书,则让大家看到了一个挣扎的矛盾的孤独的悲观的却又理性的且能自我超脱的思想者阿容的形象,他的思想成熟理性,文风极具个性特色。他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关于自我灵魂的叩问,对于生死观的探寻,以及对于种种社会现象的追溯,一个一个问题的抛出和探究,很哲学很形而上,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在他眼里变得如此有意义,司空见惯的现象被他解读得如此有意味,他的文字深邃睿智而又干净纯粹,辛辣犀利又入木三分。

  阿容先生说:“一个民族的复兴,不只是经济,而精神性的东西,才是一个民族永不没落朝气蓬勃的动力。”鲁迅早就痛斥国民的劣根性,在《我们的奴性》一文中,阿容指出“中国的可怕,就在于这种奴性,一方面他愿意在他的上级面前做奴,一方面他又在自己的下属面前欣然接受这些人的阿谀奉承、卑躬屈膝的奴性”。当下,信仰真是个让人觉得稀缺的词汇,《也说信仰》一文中曰“其实,对大多数民众来说,他们不需要政治信仰,他们需要精神上的信仰,当下的国人,即使他们加入了某党某派,也并不表明他们就有了彻底的归属,有了信仰,至于老百姓,他们什么信仰也没有。他们只要有饭吃,有衣穿......”,说到尊严,谁不想拥有,可很多普通的小老百姓在执法者面前被管理时,一点尊严也没有。《尊严》中说到“一个国家如何才能使他的国民生活得幸福?或者,一个国民生活在什么样的国度才会有幸福感?----我以为,作为一个国民,在受到执法管理者管理时,能受到最基本的尊重、同情,哪怕是怜悯,我也感到生活在这个国度是温情的、是幸福的。”

   作为一个思想者,阿容先生的思绪始终处于飞扬的状态,自伤自怜式的悲观与绝望不会引起大家的共鸣,他不是陷在小我的怪圈里自怨自艾,他苦恼和绝望的东西、苦苦思索的东西恰是我们所缺失的和亟待需要的,他忧郁的是整个社会的日益物化而导致人精神上的“缺钙”,面对诚信的缺失而导致假冒伪劣商品的泛滥,教育体制的弊端到令人焦躁的社会治安,从贫富分化到城乡差别,从文明缺失到信仰问题,从官员贪腐到世道人心的沦丧......

  因为有担当,而变得痛苦,因为心生悲悯,而变得焦躁,因为心中有爱,而变得郁闷,困惑,甚至于疼痛、悲伤和绝望。省作协主席范小青这样评价阿容:“忧伤的文字背后,是一颗炽热的赤字之心,振聋发聩的拷问,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审视自己的灵魂。鲁迅式的犀利与哲学的思辨,令人感喟沉思。阿容先生的确是一个有思想深度的学者......”

托尔斯泰说:“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弄明生活的意义。”而这些,阿容先生都做到了,他早就参透生死看淡名利,他变村上春树的生活模式与生活态度:把玩孤独、把玩无奈为拥抱孤独、享受孤独。当一个人痛心绝望与世道人心污浊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具备了高洁的品质,已经与世俗划开了界限。他也知道今后的岁月怎么样才能更有意义地活着。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察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阿容是个思想者,自我审视和审察一直贯穿在他生命的长河中,而他的思想的结晶也将会引起越来越多人的自我审察与思索,他的人生是有价值的,他也将影响到很多人,使很多人的人生变得有价值。

阿容,他是一位时代的吟者,他的思想他的文字注定会成就他非凡的人生。


相关评论
江苏泗阳致远中学 赛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网上泗阳 泗阳县教育局 泗阳共青团 杨树人家 江苏教师教育 泗阳教育督导网

江苏泗阳致远中学信息中心、杨树校刊编委会:h8629@126.com   QQ:631999559
总编:王小川 副总编:葛彩峰 主编:李君山、韩友江、杨春雷、周立山、杜荣霞

苏ICP备1022461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