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教师文苑

水韵情怀

时间:2012-3-12 20:58:18   作者:杜荣侠   来源:致远中学杨树校刊编委会   阅读:1286   评论:1
内容摘要:读书札记

    宿迁,是一座四面环水的城市,水是城市之魂。境内拥有两湖(洪泽湖、骆马湖)四河(大运河、淮河、祈河、沭河),还有大大小小的若干水系,它们像条条强劲的脉管给宿迁这座正在崛起的新兴城市输送着新鲜血液。全市的水域面积2330平方公里,占全市国土面积的27%,素有“淮北江南”之称呢!

    我从小喝着运河水长大,很喜欢孔的“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喜欢它字里行间的境界和禅意。山的稳重,水的灵动,山水之间,我更青睐于水的神韵。 

    水,生命之源,存在于我们的生命长河中。它的内敛、纯净、柔情、源远流长,历来为古今文人墨客所吟诵。孔子的“智者乐水”,说的就是聪明人和水一样随机应变,常常能够明察事物的发展,因此能破除愚昧和困危,取得成功,即便不能成功,也能随遇而安,寻求另外的发展。

犹记得儿时,我在运河边的外婆家长大,走出外婆的小院,几步之遥,就是高高的运河堤。在物质和精神皆匮乏的年代,生活在农村的孩子不敢奢望玩具、小人书、游乐园,我的眼睛在大自然中捕捉着快乐。

那时的道路全是土路。风起时,运河堤尘土飞扬,路上行人灰头土脸;雨雪之后,狭窄的道路更是泥泞难行。晴空万里的日子,我喜欢坐在河堤上看天看云看船看水。天,蔚蓝如幕;云,洁白似纱。大大小小的运输船和渔船被太阳镀上一层金边,在浩瀚的运河里慢慢地走,缓慢得就象总也走不完。船上常有年轻女人在狭窄的船舷上淘米洗菜,或晾晒衣服,我喜欢看那桅杆上色彩鲜艳的花衣裳,象彩色的旗帜,在风里啪啪地脆响。也能看到嘴里咬着手指的船家孩子好奇地向岸上张望,一两只黄狗在船头趴着,似睡非睡。那时小小的脑袋瓜里会纠结着很多问号:船是长着腿的吗?这些船来自哪里,又将去往何处?河的尽头是个怎样的世界?……,我梦想着自己要是渔船上的孩子多好,能随着船像鱼儿一样在水里游弋。

不远处就是繁忙的运河码头,运来运往的货物源源不断,那些喊着响亮号子的精壮男人背着货物踩着窄窄的木板,稳稳当当地上船下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运河边的男人有的靠渔船为生,有的靠满身的蛮力当搬运工,赚取着生活的希望。我看到岸对面长满了芦苇,芦苇那边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夏天时对岸吹过来的风,总带着植物浓郁厚重的气息,会弄得鼻子痒痒的,让你总想张开大口使劲呼吸。儿时的运河像坛陈年老酒,香醇绵长。

羊角辫时的我目睹着运河水的壮美,也领略过骆马湖的秀丽。外公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一群孩子中,最宠溺我,我也像个小尾巴一样喜欢粘着他。有一次,外公带我去骆马湖,那时没有现在这么多便捷的交通工具,外公骑着老掉牙的破自行车,在土路上颠簸着,一路听着自行车的“咣当咣当”声。夏天的骆马湖给两岸人民带来极其丰富的水产品。那时还没有今天这样多的大船。湖面波光潋滟,未经污染的骆马湖纯净美丽。太阳下,芦苇丛茂盛浓密,小船在苇丛里七拐八拐。木桨摇起的水纹浅浅地漾开来,一片蓝蓝的天就在水里皱了,碎了。突然惊起的野鸭从芦苇丛飞出,在低空里盘旋。远远地望去,湖中的岛屿在绿树的包围之中,绿得晃你的眼。湖心小岛的渔民都是极淳朴好客的。新打上来活蹦乱跳的鲜鱼,用湖水煮了,加点盐和辣椒,并不放其它的佐料,吃起来也感觉鲜美无比。还有煎得黄亮亮的小鱼,仁黄个大的鸭蛋,蒸出来的大湖蟹,通体通明的银鱼豆腐汤……在湖里吃一次湖鲜,会让你一辈子唇齿留香。

时光是长着翅膀的,几年的光阴瞬息而逝。要背起书包上学了,我告别了外公外婆,告别了大运河,回到了父母身边。

倏忽之间,人生就变化了,走远了,脱离了当初的轨道。就象历史,把一些人和事挪近,又把另一些人和事挪远,发生时的热烈和消失时的平淡,同样匆促。留下来的,是抹不去的记忆。记忆有时被拉近,被伸长,被放大,我惦念着大运河骆马湖,记忆鲜活着,生动着。

    白驹过隙,光阴似箭。一晃多年过去了,世界像个万花筒,变幻的太快!

宿迁建市以来,因为城市规划和扩建,外婆家早已搬离了运河堤,而我后来去大运河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我在自己人生的长河里洗涤着青涩和懵懂,期待在骨子里孕育着一份水城的灵秀与韧性。长大后的我看过蔚蓝的大海也到过咆哮的江边,面对海的深邃和江的辽阔,还是觉得记忆中的运河和骆马湖像块金子,在心灵深处熠熠生辉。期待何时能再去看看它们。

上月去宿迁参加一个笔会,飞驰的车轮在宽阔的公路上奔驰,思绪也在翩飞。宿迁的变化,可以用“翻天覆地”来概括,单说这交通,从点到线,从线到面,从平面到立体的跨越式发展,已经由单一的公路交通到公路、铁路、水路立体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大转变。现代化的交通是一个地区经济实现腾飞的纽带。

此时已是阳春三月,笔会后,沿着运河堤的大理石路面走,领略两岸运河的风光红柳绿水鸟在河面飞翔捕食,运输船只在河面上行,一圈圈浪花在风的推拥下一次次的拍打着河堤,那种运河特有的气息多么让人享受、神往。运河里南来北往的运输船井然有序,运输船载重量重大几百吨。满载着黄沙、煤炭、建筑材料,源源不断运往全国各地。水运投资少、运量大、运价低、占地少、能耗小、污染也少,在大宗、笨重货物的长途运输方面发挥着其它运输方式难以替代的作用。宿迁先后建成了宿迁、皂河刘老涧和泗阳四座三线船闸使京杭运河宿迁段的通航能力大大提升。

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水上服务区,以往船民们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狭小空间里,过着单调无奈的日子,品味着文化的沙漠和精神的空虚现在,这个现象已被打破,宿迁在全国首创了大运河水上服务区,集购物、加油、休闲、医疗、维修、换证、缴费、垃圾回收于一体,让整年漂泊于水上的船民一停船就能享受到各种服务。服务区的建立,极大地方便了来往的船只,被大家誉为“千里运河第一家”。

漫步“黄金水道”大运河咀嚼着它蕴涵浓厚底蕴

儿时随外公去骆马湖的记忆,像风筝的线牵引着我再一次的走向它。

清代程式惠在《秋日游湖》写道:“秋水连天碧, 夕阳著地红。乌啼深树里,人在画船中。骆马湖水系于民、民系于湖,战事、漕运、商贸、农耕、神话、传说、轶闻广传民间。京剧《落马湖》200年前被搬上了京剧舞台;《打蛮船》故事,非但大鼓、琴书说唱,亦曾成剧。这是块生金生银的聚宝盆, 随着水上经济的繁荣,越来越多的渔民丢下划了一辈子的小渔船,换上了宽大快捷的机动船,加入到水上运输的行列中。

骆马湖水质清澈,沙质松软,湖岸蜿蜒曲折,景色优美宁静。众多岛屿镶嵌其中,灿若明珠,呈现出苏北平原难得一见的“山水画廊

站在湖边,感受着宁静与浩瀚。湖水有岸,人生却无边。我的来去,能否激起一丝涟漪。 情不自禁脱了鞋,卷起裤脚,慢慢走进水里,湖水清凉。我在湖水刚漫过脚踝的地方止步,这是我与心中的骆马湖最近的距离。我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看到沉在水底的城市,看到来往的车辆,穿梭的人流。我终于走进她的怀里了,此时,我觉得她像母亲,我正是一个渐渐汇入她血脉的女儿。想起一位诗友的几句诗来:只剩一汪宁静的湖泊/等我走来/三百年就这一瞬间/我在历史的长堤上回眸/已忘了来路。

临水而居,幸哉幸哉!水是我们的城市之魂。对于水资源的保护,政府先后出台了“饮用水源地保护”、“地下水资源保护”,还推行了“河湖长制”,明确专人负责河湖的可持续发展。同时,市区道路全部铺上专用管道,实行雨污分流,并建设了多个污水处理厂,保证流入河流的每一滴水都经过处理。宿迁正在努力打造一张城市名片----河清湖秀,生态乐园。因此,当人们沉醉于江南小桥流水般的水乡梦境时,江北水乡宿迁也以她宽广的胸怀和清澈的笑容,逐渐走入了人们的视野。

曾有一位朋友说宿迁的水是灵动的,灵动得让人产生无限遐想;宿迁的水是清澈的,清澈得能看见鱼儿的表情。是啊,在这样的地方临水而居,心中满贮一腔水韵情怀,真是一件幸福而惬意的事! 

(发于2011年《楚苑》第三期,发于2011年《草根文摘》第六期,入选2011年“宿迁作家看交通”《通衢》一书


相关评论
江苏泗阳致远中学 赛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网上泗阳 泗阳县教育局 泗阳共青团 杨树人家 江苏教师教育 泗阳教育督导网

江苏泗阳致远中学信息中心、杨树校刊编委会:h8629@126.com   QQ:631999559
总编:王小川 副总编:葛彩峰 主编:李君山、韩友江、杨春雷、周立山、杜荣霞

苏ICP备10224618号-2